第30章 来的不是时候(1 / 2)

inf

“陆队,谢谢,也辛苦你了。”

林溪知道陆琛的意思,但有些事不是原不原谅的问题,而是过去了就是过去了,更更何况她和沈易则之间隔得太多。

“你们两口子还真是多灾多难,简直就是一对倒霉蛋。哎,我这人不善于劝人,也不会安慰人,你们俩好好的就行。”

林溪听得一愣,想想也是,他们俩还真的是一对倒霉蛋,糟心的事像是围着自己躲都躲不掉。

“谢谢陆队,人心难测,深藏不露的险恶更让人避之不及。”

“我听卓萱说,楚欣宜刚刚拍完的戏你是编剧,你要有心理准备,这部剧估计很难上架了,有劣迹的艺人……你知道的。”

林溪很无奈地笑了笑,“我有心里准备,萱姐也跟我说了,对我来说顶多就是希望落空儿而已。”

陆琛点点头,“这件事受影响最大的应该是易则,我听瑾言说了这部剧是他投资的。他现在宁可打水漂也一刻不等其实已经说明了他的愤怒。这段时间我也看得出来,在他心里你很重要,好好考虑考虑要不要再给他个机会。”

本来林溪觉得已经聊完了,没想到陆琛又为沈易则说话,一时间不知道该怎接话。

沉默片刻后,林溪弯了弯嘴角,“陆队,你刚也说自己不善于劝人,怎么这会儿又开始劝人了?你觉得我跟沈易则之间还有可能吗?若我父亲的死真是他二叔所为,那我们两人隔得会是什么?”

“他二叔跟他向来不对付,若真要是他二叔干的,他只会对你更加愧疚。”

“这一点我知道,但爷爷会怎么想?毕竟是两家人的恩怨,我若亲手将沈维风送进监狱,爷爷还会像现在这么喜欢我,一心让我嫁给沈易则,做沈家人?那毕竟是他唯一的儿子了。”

陆琛沉默了,沈易则这辈子挺不顺,被一对蛇血母女玩弄于鼓掌之间十几年,孩子没了,自己爱的女人也没了。

现在想弥补,两家却似乎还有深仇大恨,这家伙这是什么命数?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怎么偏偏得了这么个命格?

难道要注定孤寡?

……

林溪从警局离开后直接去了医院,在楼下坐了良久,终究没有上去,而是去了霍思远那里。

林溪到的时候两个小护士正在窃窃私语。

护士长看到她笑道,“林小姐,找霍医生?”

看她们喜笑颜开的样子就知道陈宁宁肯定在。

“宁宁什么时候来的?”

护士长抿嘴,“上午就来了,午休都没有走,一直等着霍医生下班。我就说吧,我们霍医生不是那小丫头的对手,他招架不住,果不其然两个月就把人拿下了。”

林溪附和道,“霍思远是挺没出息的,单身这么多年,结果就这点道行。”

她这话一出口引得小护士笑得更灿烂,其中一个小护士憋着笑道,“林姐姐,刚开始还以为我们霍医生喜欢你呢,毕竟之前为了你连性命都不顾。”

“妹妹,可别胡说,小心里面那个泪缸一会儿把你们这里哭淹了。我跟你们霍医生相识多年,是朋友,是知己,是兄妹,唯独不可能是恋人。”

“我们现在当然知道。”

林溪笑着往霍思远办公室去。

她存心想看他们俩的热闹,随手敲了一下门,然后瞬间将门推开。还不忘往护士站那边看了看,惹得护士长和小护士伸着脖子看。

此刻,陈宁宁正拿着一颗圣女果往霍思远嘴里送,看到门被突然推开,霍思远快速将圣女果含在嘴里,待看清来人脸上一热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

“不好意思我来的不是时候,看来以后来找你得习惯站在门外等霍医生让进了再进。”

陈宁宁却不以为意,“以后记得啊,别一敲门就进来,万一我们家霍医生更个衣什么的,岂不是便宜了你。”

霍思远无奈地干笑,“易则今天比昨天好了不少,但还是只能吃流食。”

林溪淡淡道,“不关心他。”

陈宁宁拿着一颗提子递给她,“口是心非的女人。”

林溪接过提子还不忘在她手背上拍了一下,“见色忘友的女人,回来几天你就跟焊在医院了一样,一天到晚不着家。”

陈宁宁挽着霍思远的胳膊撒娇道,“谁让我只有这么几天的时间,等你这个宣传片拍完我们就得进组了。”

霍思远有些不好意思地想要推开她的手,奈何陈宁宁死死抱着不放。

她弯着嘴角给了霍思远一个眼神后望着林溪道,“哦,对了,徐总回来了吗?这实地考察要这么久吗?”

“还没有,徐总做事要求向来高。”

霍思远抽不出胳膊干脆放弃了挣扎,反正这两个女人后背会聊些什么他大概也能想得到,现在想想总觉得自己节

上一章   ←  章节目录  →   下一页
最新小说: 综影视之我为女配平遗憾 种药小仙的现代摆烂日常 校医清闲?你可听过脆皮大学生! 测评兼职后我成了恐怖板块大网红 这个主神空间怎么是缝合怪啊! 世末仙 爆红从报警开始 危险关系:禁欲上司夜痴缠 渣夫骂我不孕?我再嫁豪门一胎三宝 从星穹铁道星神开始的吃吃吃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