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397章 尘埃落定的感觉(1 / 2)

这三天对于唐静娴来说是活到现在这个年纪最难熬的三天。

三天前从灵泉寺匆匆回来,她直接去拿了许博闻的牙刷,带着两份样品到了检测机构。

焦急的等待,在拿到结果的那一刻,她紧紧攥着手机的文件袋,迟迟不敢打开,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准得没法解释。

见到林溪的那一刻,她似乎就认定了林溪跟梁如惠和许博闻脱不了关系。

当年梁如惠怀孕的事只有她知道,只是她一直不知道梁如惠究竟去了哪儿?又怎么会那么快就去世了?

这会儿拆着文件袋的手抖成了筛糠,只是在看到鉴定结果的那一栏,心里突然就不紧张了,那是尘埃落定的感觉。

【符合遗传规律,亲权概率大于0.9999。】

就是这样一行字,让她心里的疑惑有了答案,林溪果然是自己丈夫和他前女友的孩子。

许博闻的私生女,这要是传出去,或许又是一场风波。

不说外界,许博闻会怎么做,会做什么,唐静娴不好说,这个男人向来铁血手腕,何况这么多年一直对她冷情冷性。

唐静娴失魂落魄地回到家,她直接去了书房,看到许博闻书柜里规规矩矩放着的一个漆木盒子,心里苦笑。

一幅画都配他这么精心地呵护,而她穷其一生都没有得到他的温情,多么可悲!

家人、亲戚、同学都觉得她很有福气,老公人龙章凤姿,女儿也优秀得让人嫉妒,简直就是所有女人中的骄傲的存在。

但只有她自己明白什么叫同床异梦,什么叫貌合神离,他们真的做到了相敬如宾。

“梁如惠呀梁如惠,你死了却还霸占着他的心,你占着他的心也就算了,竟然还留下一个野种,威胁我的生活。”

******

林溪和沈易则在大理的最后一天,他们去了大理古城,看惯了都市的繁华,走在大理古城的老街上,远离尘嚣,仿佛踏上了一段时光之旅,追溯千年岁月的足迹。

街道两旁的古建筑,雕梁画栋,各具特色。拂去岁月的尘埃,古朴的木质结构和曲线流畅的琉璃瓦,散发着淡雅的香气,仿佛将一段段的古老故事轻轻述说。

他们两人一路逛,一路买,这里有很多工艺品小店,满满的传承感。这些东西孙淼淼和陈宁宁一定会很喜欢。

一路下来,沈易则手里已经拎得满满的,实在拎不住了才叫保安上前将东西接了过去。

“你这么喜欢这里,不如我们再待两天,这才来了四天就着急回去。”

沈易则是真的不想走,他欠林溪太多这样两手相牵的温柔时光,总想多弥补一点。

“这两天秦川给你打了多少电话,不用我说吧?再说为了我答应了徐总开本书,刚好有灵感,回去赶紧写起来,下个月补拍开始就又没时间了。我所能自由安排的时间有限,所以能有这么几天的悠闲时光,我已经很满足了。”

“要不你就别辛苦了,还想以前一样,写写书,在家等我下班多好。”

“想什么呢?等你哪天烦我了,再冷声冷气地对我呀?”

沈易则握着她的手,摇头,“我可不敢,你是老板,我是打工仔!”

林溪看他臭贫,也懒得跟他在街上闲扯,拽着他穿梭在老街上,买着各式各样的工艺品。

这时的陈宁宁,正跟在霍思远身边第一次来霍家,原本心里很忐忑,却没有想到许琴虽然端着架子,但并没有刁难的意思。

倒是霍思远他爸跟她想的不一样,为人谦和有礼,并不像想象中奸商的模样。

老太太应该是最好说话的人,为人亲切,拉着她的手说个不停,还抖出不少霍思远小时候的事。

吃晚饭的时候难得回家的霍思敏,急冲冲地回来。

“还好,人没走,为了见嫂子我可是跨越了整个申城。”

陈宁宁闻声已经客气地站了起来,“你好思敏!”

霍思敏看到陈宁宁那一刻骨脸色瞬间不好。

“我当谁呢,原来是你呀!”

不屑的语气让霍家人颇为吃惊,许琴对儿媳妇向来要求高,知道是演员倒也没说太反感毕竟她外甥也是演员。

看女儿这架势疑惑道:“思敏,你们认识?”

“哼,哥,你是饥不择食,还是只要跟林溪关系好就行?若真是放不下她,你去追就好了,刚好她也离婚了,何必弄个她身边的人。”

霍思敏话音刚落,霍思远“啪”的一声拍案而起。

“思敏,你多大了说话能不能过过脑子。”

许琴从霍思敏语中也了解到了一些信息,未来儿媳妇跟林溪关系不一般,或者还有可能是林溪从中牵线,自己儿子也许是爱屋及乌。

随即看陈宁宁的神色不由得冷淡了几分。

陈宁宁尴尬的唇角颤抖,第一次来人家里拜访不能太难

最新小说: 综影视之我为女配平遗憾 种药小仙的现代摆烂日常 校医清闲?你可听过脆皮大学生! 测评兼职后我成了恐怖板块大网红 这个主神空间怎么是缝合怪啊! 世末仙 爆红从报警开始 危险关系:禁欲上司夜痴缠 渣夫骂我不孕?我再嫁豪门一胎三宝 从星穹铁道星神开始的吃吃吃!